• 如果没人可以理解我的泪水

    那就让我用实力说话

    如果我实力还不够

    那就让我好好沉淀

    再来惊艳你们

    2022年5月16日 0:04

  •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正一个人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2022年5月7日 18:13

  • “同时我还意识到,我想象中的,一切问题解决以后、压力清零、完美自律、不再为自我厌恶所困的一天是不会存在的,挣扎可能会伴随我的一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烂人,人生就是由痛苦和挣扎奠基的,每个人都是。”

    2022年4月15日 15:44

  • 正是因为那些暗淡浑浊的过去,才成就了此刻闪闪发光的自己。

    如果你很想要的是爱情,那你就要足够强大,甚至做好独身的准备,因为遇到爱情的几率很低。

    2022年4月6日 22:29

  • 我现在的所有努力,就当作是在给未来的她准备一个惊喜吧!

    尽管很多很多时候,我觉得以我的性格,很有可能要永远单身了。

    但是呢,我好像还是在等待着什么理应如约出现的奇妙事物,

    就像尾生在黄昏时的桥下,苦苦等待那个永远也不会到来的恋人。

    2022年4月1日 23:49

  • 尽管如此,记忆到底还是一天天模糊起来。在如此追踪记忆的轨迹写这篇东西的时间里,我不时感到惴惴不安。我忘却的东西委实太多了。甚至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连最关键的记忆都丧失了。说不定我体内有个叫记忆堆那样的昏暗场所,所有的宝贵记忆统统堆在那里而化为一滩烂泥。
      但不管怎样,它毕竟是我现在所能掌握的全部。于是我死命抓住这些已经模糊并且仍在时刻模糊下的记忆残片,敲骨吸髓地利用它来继续我这篇东西的创作。为了信守我对直子做出的诺言,舍此别无他路。
      很久以前,当我还年轻、记忆还清晰的时候,我就几次有过写一下直子的念头,却连一行也未能写成。虽然我明白只要写出第一行,往下就会文思泉涌。但就是死活写不出那第一行。一切都清晰得历历如昨的时候,反而不知从何处着手,就像一张详尽的地图,有时反倒因其过于详尽而不便于使用。但我现在明白了:归根结底,我想,文章这种不完整容器所能容纳的,只能是不完整的记忆和不完整的意念。并且发觉,关于直子的记忆愈是模糊,我才能更深入地理解她。时至今日,我才恍然领悟到直子之所以求我别忘掉她的原因。直子当然知道,知道她在我心目中的记忆迟早要被冲淡。也惟其如此,她才强调说: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曾这样存在过。
      想到这里,我就悲哀得难以自禁。因为,直子连爱都没爱过我的。
    有点泪目

    2022年3月29日 23:17

  • 我当然不会试图摘月,
    我要月亮奔我而来。
    我要站在你看得见的地方。
    既然你不回头,
    那我就努力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去那里,等你奔我而来,扑进你怀中。

    2022年3月24日 9:35

  • 别用他人的眼光来衡量自己

    2022年3月19日 23:57

  • 和不完美的自己握手言和吧

    2022年3月14日 19:04

  • 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2022年3月12日 23:35

  • 今天是我博客上线的100天

    不适合写悲伤的事情

    但还是想好好告别

    我早就想到过自己会搬家,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了,我还是很难过

    再见了再见了

    真的很不舍,离开这个我闭着眼睛都能生活的地方

    但。。总是要勇敢地面对分别吧

    2022年3月8日 0:48

  • 他们太想看了,打的丑陋还互相甩锅的闹剧,他们太想看了,这些交情颇深的球员互相伤害的样子得是多么让人发笑。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还在一起退防,一起看着篮筐,一起等着每晚闪亮登场。

    虽然湖人的球迷已经不止嘘了他们一次,虽然洛杉矶的媒体乐忠于分析他们的各种微表情,玩味他们的关系。

    难道打球不应该是增进友谊的运动吗?难道处境不好就一定要决裂吗?难道队友打的不好就一定要责怪吗?

    难道不这样做就是伪君子吗?

    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诚然它很多的时候都很冰冷,但那些温暖的人和事才是我们留恋世界的理由。

    保护身边人,倾其所有,带领他们去过更好地生活,而不是一味的指责,伤害,这才是男人的作为。

    作者:墨问前程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0338576/answer/2377184094

    2022年3月6日 23:51

  • 愿每一个孤独的Pluto,都会有一个Charon相随.

    2022年3月6日 7:38

  •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light on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Of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作者:林治炎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7060191/answer/115431071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2年3月5日 8:31

  •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避免》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戴畅《你还在我身旁》

    2022年3月3日 0:23

  • 这支队伍特别像1986年夺冠的那支球队,严丝合缝的防守体系是他们的根基,拥有一个十号的天才队长这样的攻击群为他们带来胜利。这样的阿根廷队不是来表演漂亮足球的,而是来试图拿到冠军的!过去的阿根廷队总是有一种悲情的色彩,踢的华丽,但是总是不能走到最后,有时甚至早早出局,这支阿根廷队厌烦了红颜薄命的故事,开始走铁血精神,他们认识到了球场上灿烂并不浪漫,踏实的活着才是最高明的艺术。他们已经放弃了华而不实,他们对自己完成了革命,要知道对讲求完美的阿根廷人来说这样的革命是有多么的痛苦,也许只有拿到大力神杯的那一刻,所有的隐忍和痛苦才有回报,但是现在就差一步!

    就如同那一首着名的阿根廷作曲家所谱写的探戈舞曲《一步之遥》一样,他们的呼吸甚至都触摸到了奖杯,但是就差一步。探戈舞曲当中与生俱来的悲情气质与阿根廷队的气质真是有些暗合,挥之不去就像宿命一样,不过阿根廷人永无休止的朝着心中所爱前进,不断的自我革新,依旧接近自己的目标,这本身就很让人着迷不是吗?相信很多的阿根廷球迷像他们喜欢的球队一样,无怨无悔,你爱上一件事物当然不是因为成败,爱的就是他的气质,对不对?祝贺德国人,我们也要为阿根廷人鼓掌,任何敢于放弃自我不断革新,为心中的目标不断改变自己的人都值得尊敬!即使失利的一方,能够通过自己的拼搏赢得人们的尊重,至少他们在精神上是不败的!

    2022年2月23日 23:58

  • 一个真正的强者,在面对命运折磨的时候,他们能够挽救自己,他们有坚强的神经,钢铁般的意志。

    2022年2月23日 0:44

  • 一时间,黑夜消失了。一切都成了白色,空间是白色的,就连一无所有的虚空也是白色的。天空像一张大床,铺展开它的床单,白色之外,什么都没有,那是所有被清洁过的星星光芒的总和……
    临死之前,公司的一个领导勉强把自己的手指头掰开一点,从指缝里看了看:他看到天空是清一色的纯白,而星星,所有的星星,都成了小黑点。星座和星云都还在:星座成了一个个黑点,而星云像一片片裹挟着风暴的乌云。然后是天空,纯白纯白的天空。

    2022年2月22日 0:09

  • To pursue the moon even if it falls it will fall into the vast milky way.

    2022年2月19日 22:46

  • In the broad light of day mathematicians check their equations and their proofs, leaving no stone unturned in their search for rigour. But, at night, under the full moon, they dream, they float among the stars and wonder at the mystery of the heavens: they are inspired. Without dreams there is no art, no mathematics, no life.

    Michael Atiyah

    2022年2月18日 14:47

  • 她这样在摇椅上一待就是二十年,缝缝补补,摇摇晃晃,眼睛看着那把椅子,仿佛她现在要照看的不是那个和她一起度过一个个童年午后的孩子,而是一个待在这里的有残疾的孙子,这孙子从他奶奶还只有五岁的时候就一直坐在这里没动窝。等她再低下头时,说不定我就可以走近那些玫瑰花。如果我成功的话,我就要到那个小山岗上去,把花放在坟头,再回到椅子上坐下,继续等候着,等到哪一天她不再回到这个房间里来,隔壁房间里也不再发出窸窸窣窣声。

    到那一天,一切都会有个变化,因为我必须再一次离开这所房子,出去找个人告诉他:这个卖玫瑰花的女人,这个孤苦伶仃地住在这所破房子里的女人,需要四个人把她抬到小山岗上去。之后,我将永远一个人待在这间房里。不过她也可以心满意足了,因为到那一天她就会知道,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前弄乱她玫瑰的,并不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风。

          —— 马尔克斯 「有人弄乱了这些玫瑰」

    2022年2月17日 13:33

  • 黄金的体积每年要磨去一千四百分之一,这就是所谓“损耗”。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亿金子每年要损耗一百万。这一百万黄金化作灰尘,飞扬飘荡,变成轻的能够吸入呼出的原子,这种吸入剂像重担一样,压在人的良心上,跟灵魂起了化学作用,使富人变得傲慢,穷人变得凶狠——雨果

    2022年2月14日 22:22

  • 愿意用100年的单身,来换一个满意的自己。

    2022年2月14日 0:04

  • 终于拼好了>w<

     

    2022年2月11日 22:21

  • Miscalculation in Society.

    – This one wishes to appear interesting by virtue of his judgments, that one by virtue of his tastes and distastes, a third by virtue of his connections, a fourth because of his isolation

    – and they all miscalculate. For he before whom the spectacle is enacted himself believes he is the only spectacle that comes into consideration.

    2022年2月10日 15:36